依禾水果糖

!!!不要关注!!!
沒事不要關注我啊...
属性杂
看心情产文
文笔渣

想搞个毕淳
小淳小时候常常和麻麻说再睡五分钟,长大之后渐渐的再也不说了越来越独立,自己起床自己吃饭自己生活,后来遇到室友毕,一次感冒里突然又说出了这句话,室友毕照顾小淳走到一起,后来每天起床都要说一次「再睡五分钟就好」

好了,放出来我就当我已经搞完了

[毕淳] 小米粥

*閱前预警*


*文笔渣

*没啥内容

*OOC啥的问题都是我的,美好跟小米粥都是他们的



-


凌晨4点32分,如果是半个月前的这个时候,毕雯珺大都还躺在空调房里睡的舒舒服服,但半个月前的某天他做了个梦


梦里清晨的第一道晨光洒下,自己坐在熟悉的一家早点店里,桌上摆着两碗小米粥,面前还坐著个清瘦的身影,纤细的手腕上挂着一条红绳,正拿着糖罐和勺子给桌上那碗冒着热气的粥加糖


可能是因为正面对早晨的日光的方向,毕雯珺看不清楚那人的长相,只能透过身形着装猜出这个人应该是个与自己差不多大的男孩子


“你吃小米粥加不加糖?”声音响起,毕雯珺回过神往前一看,四周的场景却都开始模糊,最后只剩下面前那个少年的香宾黄的衬衣形成一个光点


自那天之后毕雯珺每天都做著同样的梦,在那一句问候结束后毕雯珺就会醒来,起床去与梦中相同的早点店喝小米粥,但不同的是,他从未遇到过梦中的少年


刚从梦中醒来的毕雯珺望着黑不溜丢的天花板脑子里想的全是刚刚梦中那碗小米粥


刚从锅中盛起,带着烫手的温度,橙黄的小米粥加几勺糖搅开,温润的口感,清甜的米香在嘴中散开,甜味将味蕾点醒与小米共舞


小米粥的橙黄渐渐变淡,成了一个香槟色的身影,一举一动都能牵动心跳的频率,往粥里加的糖都成了浇在心上的蜜,开口的话又裹着那些蜜带着温度从耳中钻入心里,整颗心都暖暖的还甜丝丝的



毕雯珺迫不及待的想吃一碗小米粥,或着——想见一个人



毕雯珺穿好衣服带上钱包就跑出家门,距离日出还有一个小时,天空还是深夜时的黑色,过度光害的城市里抬头永远别奢望能看到星空,路灯代替月光在夜空中闪闪发亮


走了二十分钟才终于看到那家早点的招牌,快被暮夏闷热的天气逼疯,即使是清晨也感不到一丝凉意,原以为进店里能够凉爽些,到了才想起老旧的早点店哪有什么空调,只有绿色铁皮的老风扇挂在墙上呼呼的吹


早点店里已经坐著几个大爷在啃烧饼油条看报纸,早点店的阿姨热情招呼这个最近每日准时来报到的帅小伙,毕雯珺点了一碗小米粥就走到常坐的位置坐下,开始逗旁边椅子上睡的打呼噜的胖猫


猫咪抬头看了一眼就起身直接爬到毕雯珺腿上,找个舒服的位置倒下去继续睡,毕雯珺也很识相的给猫主子顺毛


油条下锅时滋滋作响,隔壁大爷老桌上旧收音机播放的老歌混着杂音听的不清不楚,老板娘和各个常客的寒暄,猫咪的呼噜声从腿上传来,这种环境毕雯珺一开始不是很适应,渐渐的却也能融入其中


“小淳今天怎么这么早?”老板娘拿着筷子在炸油条,眼睛的余光看见走来了一个男孩,笑着开口问到


“醒来饿了就过来了”黄新淳有点不好意思的搔搔头,老板娘看着少年忍不住露出慈爱的目光“今天一样要一碗小米粥吗?你去坐吧等等给你端过去”


“周姨您这么忙我自己来就可以啦”


“欸小淳真乖,那边还有个跟你差不多大的男孩子也跟你一样要碗粥,能帮周姨一起端过去吗?”


“好啊好啊!当然可以啦!”黄新淳笑嘻嘻的从周姨手中接过瓷碗盛了两碗粥,在一群大爷中找到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还是挺容易的,就是离的有点远,急匆匆的走到那人桌旁放下粥碗,手被烫的发红赶紧抓着耳朵才好一点“你的小米粥”


“谢谢”埋头努力伺候猫主子的毕雯珺,从眼角余光瞄到一个戴着红绳的手腕放下瓷碗,与梦中的红绳一模一样,猛的抬头就看见熟悉的香槟色衬衫


“没有别的位置了,我能和你坐一桌么?”黄新淳眼中含笑看着毕雯珺,过了一阵没得到回应黄新淳便当那人默认,将椅子拉开坐下


拿过桌上的糖罐舀起糖加入粥中,黄新淳看了一眼对面还没回过神的人开口问到



“你吃小米粥加不加糖?”



-END-


没啥内容的一篇文,单纯是因为我饿了很想吃小米粥但吃不到所衍生的产物
毕淳绝美西皮今天也很美好

[学院江山] 二千一百零九公里

*彬廷

*Ooc什么的问题通通是我的,世界的美好都是他们的

*极渣文笔,俗烂剧情慎入

01:32

手机刺眼的亮光和房间的黑暗形成对比,朱正廷按下关机钮,房间又回到刚清醒时的一片死寂

已经将近12小时没有进食,随着清醒后开始运作的身体机能,空荡的胃能开始像大脑抗议,烦躁的翻个身忽略,不想吃饭,朱正廷想

哪怕觉得很饿,也不想吃饭,当偶像嘛,不吃饭是常有的事,这一顿不吃也没关系

深夜总会发人深醒,被黑暗包裹着,朱正廷开始思索自己到底为什么走上当偶像这条路,遇到了公司的人签了合约然后开始练习,再然后参加节目被淘汰再参加节目终于出道

一切一切都很真实又很不真实

“滴——”微信的提示音打断了朱正廷的思绪,捞过手机一看,是郑锐彬

“贝贝你是不是没有吃晚饭就睡了?”

“身体不舒服吗?”

“还是发生什么事了?”

一大串讯息后还连着几个未接来电,看来自己真的是睡的很死,什么都没听到

“没有,没有不舒服,只是很困”

“吃饭了吗?”

原本以为对方已经睡了,没想到居然立刻收到了回复

“还没有,你给我送吗?我想吃玉米猪肉蒸饺还有番茄炒蛋”

“鸡蛋豆腐也要一个”

“还要营养快线”

其实知道不可能,但还是跟那个人撒娇,两个人一个在南一个在北隔了2109公里,他怎么可能给自己送饭呢,偶像嘛工作地点总是在变今天在北京明天在首尔后天又不知道飞去哪了,不能见面都是家常便饭

“嗯,给你送,还要什么?”

挑了挑眉,给我送?郑锐彬我就看看你怎么从广东给我送吃的到北京

“那我还要...”

报了一堆食物名称,对方都没有回应,朱正廷扔开手机抓过床上一个玩偶开始发呆

“正正哥,你起了吗?”过了一会,黄明昊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把朱正廷拉回现实

“欸,怎么了”扒拉了两下头发,起身去开门,小孩站在门口有点无措看着自己“哥,他们几个说点了卖让你去拿”

“凭什么让我去啊?你们点的让我去!那你们东西别吃了给我吃好了”抬眼一望,客厅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不会是他们搞了什么整蛊之类的吧?

“不是...就帮忙拿一下,不要你付钱的哥”

“你们不会是要整我吧?你都多久没有叫我正正哥了?黄明昊你给我过来!”

“啊我不知道啦!”黄明昊一脸我什么都不管了的跑走,开了一个门就钻进去,然后就听见丞丞和他在房里唧唧咕咕的不知道在讨论什么

“叮——”朱正廷透过大门旁通讯器的萤幕看到一个戴着帽子的身影,还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

看来是外卖到了,一拉开门一股热气像是长了眼似的往朱正廷身上缠绕着,刚起床时的烦躁感突然被意起,催促着自己赶紧把东西拿进去然后回到自己的小窝

“外卖”声音从口罩中传来,一半被布料挡住,听起来闷闷的

“把东西给我就可以了,辛苦了”然而确对方迟迟不把东西交给自己,朱正廷有点疑惑“需要付钱吗?多少钱我拿给你”

“嗯,你亲我一下就行”

“你说什么?”大脑突然闪过一个想法还来不急捕捉,那人的话有点无法思考,朱正廷甚至怀疑面前的人是不是私生饭刚刚自己是不是被骚扰了

只见那人叹了口气,一手提着东西另一手一遍把自己往屋里推,最后还把门给带上了

“你你你你你不能进来的”

“我我我我我为什么不能进来?”语气带着戏谑的意味,很像他逗自己时的样子

“因为...这是我们的宿舍”大脑短路的太厉害,说什么都没有一点攻击力

“贝贝看来人家说不吃饭会变笨是真的”那人进屋把东西放下后终于有手能把脸上的帽子口罩给卸下来

那张朝思暮想的脸就出现在自己面前

那个应该在2109公里外的人就这样突然出现

“郑锐彬”

下一秒,距离从2109公里变成了1公尺又变成0

可以见到你真好,我好想你

-end-

不要问我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哈哈哈哈哈

【灿兴】 红斑

暗恋,有点甜,灿视角

一个只有我知道的秘密,关于,前坐那个人

---排雷---

文笔渣

严重OOC


 

“唰——”嫩绿色的窗帘遮住冬天早晨的阳光,耳边充满了笔在纸上不停书写的沙沙声,时不时吹来的风把窗帘吹起,调皮的阳光从趁机溜进来在考卷上留下一片金黄

 

高三的生活除了不停学习和考卷,还有前座的那个人

 

1

那个人的后脖子上有一小块不规则的红斑,大半隐在头发下,一点点尾巴从发尾的地方露出来,颜色像是樱花一样的粉色再白一些,还参了一点橘,在那个人白皙的脖子上很好看


一般人应该不知道这个斑吧,在脖子后又不明显,或许那个人自己可能也不知道这块斑


大家都不知道,只有我知道


某天突然认知到这一点,朴灿烈高兴了一整天,心情都好到连平时不喜欢的英文卷子也觉得特别可爱,这个秘密只有我知道,关于那个人的秘密


2

从此朴灿烈养成习惯,学习累的时候就抬头看那个人后脖子上的红斑发会呆,检查一下那个秘密是不是还乖乖的待在那


小小一块,头发长了就只看的到最末端的小点,刚剪完头发就可以看到全部的样子


朴灿烈最喜欢剪完大概一个礼拜后的样子,头发长度刚好,又能看到那块斑,大概到一个月的时候几乎就看不到了,发呆的目标就换成那个人自然卷的头发又揪成了几个圈


卷的幅度真好,但是那个只有我知道的红斑更好


3

那个人学习很好,但桌面永远乱糟糟的,尽管如此,他还是依旧拿这卷子扑在乱到看不见原本桌面的桌上解开一道道的数学题


那个人有个爱操心的发小,每天都要给他收一遍桌子,然后再叨叨絮絮的念他五分钟,那个人会用还拿着笔的手挠挠微卷的头发,然后露出一个迷糊的笑来回应,脸上的酒窝甜甜的,微弯的眼睛也甜甜的,连圆珠笔盖勾到头发都带着一点甜甜的味道


看到那个画面,是每天朴灿烈最期待的一件事,甚至超越了吃饭和放学


朴灿烈也想过要给他收,这样就可以直接正面的看到那个笑,鉴于自己在班上的形象,和自己和对方的关系,最后还是决定放弃


唔,有点嫉妒他的发小



4

有次冬天太冷,朴灿烈不小心睡过头,班上若是迟到了早自习的晨考就要站到窗外去写,冬天的风很冷,虽然阳光会带来一点温暖,但当风吹到身上时,阳光的那点温暖如同鸡肋,好看但没有任何的温度


虽然没有温度但朴灿烈还是很喜欢的,因为光会照在那个人的脸上,勾出脸蛋的轮廓,在下颚线的末端,或是圆润的鼻尖、精致的眼角,形成一个金色的点,这个点朴灿烈也觉得可爱而忍不住的一直盯着


发现自己在做什么的时候朴灿烈觉得自己大概是完蛋了


大家都在专注的写卷子,在窗边的朴灿烈可以趁机正大光明的看那个人,还不会被发现,那个人的眉眼那个人的鼻尖那个人的嘴唇,就连额角刚发出来一个小小的痘子


为什么都那么好看


据说高三那年朴灿烈的迟到次数大幅度上升,成为班主任的重点观察对象之一


5

朴灿烈班上是一排一排分开坐的,班主任说这样比较不会搞小动作,整理也方便些,但是如此却不能阻挡春心的萌动


朴灿烈的隔壁坐着一个女孩,她也喜欢那个人,有时举动有点明显,在班上是个半公开的秘密,虽然当事人暂时并不知道这个秘密


漫天的考卷,复杂的式子,背不完的古诗让那个人对于这些事还不是那么敏感,幸好,让卷子再多一点,式子再复杂点吧


有次那个人忘了带学校发的练习册解答,问了隔壁的同学,对方却正好借给隔壁班的朋友,那个人便转过身来向朴灿烈借,那个女孩听到了就出声表示可以把自己的解答本给他


那个人愣愣的没反应过来,朴灿烈迅速的抽出本子塞在那个人的手中


“没事,用我的就行了”


才不给你机会


6

有次女孩不在,班上几个男孩聚在那个人旁一起讨论女孩喜欢那个人的事,那个人则依旧抱着卷子刷刷的写,几个男孩见那个人没有什么反应,便开始假装自己事记者,拿着笔装成麦克风开口向他提问,想取得一点当事人的回应


开始那个人只是毫无灵魂的随便答应,并没有仔细的回答,但当问到“你喜欢XX么?”时候突然停顿了几秒


朴灿烈活到现在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心脏要从身体里跳出来’的感觉,手心冒汗指尖发凉喉咙干燥发紧,心跳的那叫一个high,等待的几秒让朴灿烈又深刻理解‘度秒如年’这个成语的含义

“当————”


“上课了,回去吧”又过了几秒“以后别再乱说这些了,这样对女孩子影响不好”


朴灿烈觉得自己一定要把那几个人好好修理一顿,啧,不知道为什么心情有点郁闷




---TBC---


现实中兴兴儿脖子上没有斑啦_(:з」∠)_

后面的我再

想想吧

可能不会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